永利充值平台,山望

2019年12月15日
7872條評論

三娃聽說鬼子又要進山掃蕩了,這回他可以大顯身手了。他常常說:“老同志要保護小同志,要勇敢地面對犧牲!”雖然他是娃子兵們的隊長,但是大人們依然會當他在說笑話。劉大胡子每次聽到三娃說這話,都會皺眉頭,說:“小伢子,懂什麽!應該讓你打回仗見識見識,叫你嚇得魂飛膽裂!”三娃很不服氣。上次鬼子來掃蕩,他爹硬是把梯子給拿走了,要不他准從屋頂上下來,給鬼子頭上“咣——”一下。他手在空中比劃著,身體作著鬼子被揍時滑稽的樣子,那群娃子兵們哇哇的樂著。三娃把他們召集起來,神秘兮兮地給他們小聲嘀咕了一陣子,恰好被劉大胡子看見了。劉大胡子原來叫啥,記不起來了,只是由于他下巴下面的那把灰灰的大胡子,所以村裏人都管他叫劉大胡子,一直是村裏八路軍小分隊的隊長,三娃爹也是小分隊的隊員。劉大胡子看三娃和那群娃子兵們在那裏嘀咕,心裏也沒在意,他想“一群孩子嘛,瞎玩呗”。
三娃十分留心著這幾天的動靜。果然,八路軍小分隊的隊員們天天往劉大胡子家去,似乎商量什麽事兒,爹也不例外。爹回家後常常在院裏踱著步子,有時把母親也拉進屋裏關上門說些事兒。三娃從門縫裏瞧見爹和母親在說著什麽,眼神裏看得出很焦急。三娃心想,一定是有啥大事,八成是鬼子要來掃蕩了。
反掃蕩的前一天,天還沒黑,爹就急急忙忙的去了劉大胡子家。三娃也立刻召集了那群娃子兵,嘀咕了一陣,然後他和二狗、丫頭去村西頭的坡地撿了不少小石子回來,似乎是醞釀著一個什麽計劃。
那天一大清早,天陰陰的,飄著毛毛雨。一隊鬼子從山的西邊的大路上開過來了。村裏的鄉親們已經按小分隊的安排事先藏在了地窖裏,村裏很靜,偶爾會傳來一陣狗叫聲。鬼子兵進到村口,帶隊的關田司令官對著那些鬼子叽裏咕噜地說了一陣,然後開步繼續走。這時候,關田的頭被不知從哪兒飛來的石子打中了。關田摸著頭上被打中的地方,正想發作呢,忽然看見一個孩子玩著小石子從老槐樹後面跑出來。關田沖孩子招招手,讓他過來,從衣襟裏摸出來一顆糖說:“你的給皇軍帶路,糖大大的有。”那孩子沒接糖,只是沖關田嘻嘻一笑:“來吧!”然後,孩子吹著口哨在前面走著,關田讓鬼子兵跟著孩子一路前行。快到村中心時,那孩子忽而進了路旁一間院落,等關田和鬼子兵進來時孩子不見了。關田氣的哇哇的叫著“八格牙魯,給永利充值平台搜”,鬼子兵們在院裏四下搜尋,這時從四面八方飛來小石子砸向了鬼子,鬼子暈暈乎乎地找石子飛來的方向時,忽而安靜下來,沒有石子飛進來了。
關田和鬼子兵也沒搜出個啥結果,氣的哇呀的叫著,繼續向村南走去。忽的,一座柴門緊閉的大院落裏傳出了一個人的歌聲,鬼子兵拿槍把砸門,吆喝著讓裏面的人滾出來。“來喽——”,一個四十幾歲的男人應聲跑出來,見了這些鬼子兵,似乎很害怕,于是迎了鬼子進院。關田帶著他那些兵進了院子,瞅著院裏堆放的十來個大西瓜,便讓那個男人去切了西瓜分給他們吃,那男人笑了笑就去切西瓜了。關田品著西瓜,說道:“你的,良民大大的。”見鬼子兵這時只顧著吃西瓜,管不著男人。男人悄悄地退到一邊,打了一個口哨,原先已埋伏在屋頂和屋內人便拿著槍跳將出來對著鬼子兵一頓掃射。突如其來的掃射讓那些鬼子嚇了一跳,鬼子還來不及拿槍,腦袋便開了花。不多時,鬼子們都倒在了一邊。就這樣,關田被俘虜了。
前面說到給鬼子帶路的那個孩子就是三娃。三娃閃進路旁一間院落,給守在那裏的娃子兵說了劉大胡子他們已經在村南的大院裏設好了埋伏。三娃、胖頭帶了幾個人便去村南大院門外守著,防備著漏網的鬼子逃出來,好去攔截。順便等戰鬥結束後討支槍作爲戰利品。槍聲漸漸的沒了,鬼子沒有逃出來的,三娃、胖頭幾個人便直接地闖進院裏。三娃眼疾手快地拿了一支搶,胖頭也拿了一支,他們正要開溜,卻不想被三娃他爹給攔了回來。
劉大胡子走過來,對三娃他爹說:“你去和大張、小李他們把戰場清理一下,我和三娃這幾個小鬼頭說幾句。”
三娃他爹走後,劉大胡子對三娃說:“你怎麽知道我們在這裏?”三娃本來就挺怕劉大胡子的,于是就把他給鬼子帶路並引到這裏的事給劉大胡子和盤托出了。劉大胡子激動地說:“呵呵,長本事了喲!”並指著三娃幾個人懷裏的槍說:“這些槍作爲戰利品是要歸公造冊登記的,然後才能分配使用的,可不能誰想拿誰就拿。”三娃有些沮喪。劉大胡子又說:“這幾支槍可以發給你們,不過可得好好地打鬼子,保衛好家園啊。對了,你們怎麽知道我們埋伏在這裏?”三娃高興地說:“我和二狗、胖頭這幾天一直留神著呢,二狗那天無意中聽到了你們的計劃!”“說完,三娃、胖頭幾個人一溜煙兒的跑了。
三娃晚上將那支槍放在枕邊,進入了夢鄉。夢裏,他拿著槍,帶著他那群娃子兵上了戰場,打死了好多的鬼子兵……


 這可能是我的最後一天了,我不知道應該稱其是幸運還是不幸,但是在這之前,我的生活一定是十分飽滿而又幸福的,至少我是這麽認爲。
我曾有一個非常溫馨的家庭,即使家人並非時刻的團聚在一起,我也從未有過一絲的孤單和寂寞。然而,造化弄人,美好的時光總是被無情的命運所迫害。也就是在七天前的一個早上,我因爲故意殺人罪而被一些自稱爲執法者的人員給抓走了。但是我並沒有反抗,因爲我知道徒勞的反抗,只會煽動執法者們善于調教犯人的熱情,我也如實招供,所以避免了一些嚴刑拷打和極端的手段。我在監獄裏卑躬屈膝、逆來順受的活著,用一些阿谀奉承和迎合的花言巧語來討好監獄看守們的歡心,因此,雖然依舊過得很不如意,可卻比其他的犯人要好得多。
我很想戀我的家人,他們是我支撐到現在唯一的精神支柱,我如此低聲下氣的活著(雖然我已經知道我是死定了的),就是爲了可以拖到他們來看我一眼(注:監獄裏的犯人,是根據看守者心情的好壞,來被決定執行的先後順序的,與審判的裁決無關)。可是直到我的雙眼因疲倦而再也無法睜開時,我也沒有看到他們的身影。說實話,在我生命的最後一刹那,我確實感到心像是被掏出了一樣,整個人渾身無力,心灰意冷。那最後的一段路,便是看守把我癱瘓的身軀從堅硬且坎坷的石子路上拖過去的(那是監獄條件很差,每個犯人基本上衣衫都很褴褛且單薄、脆弱)。
當我寫下這段文字時,鐵欄外已經飄起了鵝毛大雪,路上的行人都急匆匆的在路上焦慮的奔波著。雖然這場雪與我已無什麽關聯,但當我想起我不用爲了生計而在凓冽的冬天裏栉風沐雨、披心戴月時,一股愉悅之感油然而生,真不知道這種慶幸是否符合時宜。然而,每當淒厲的嗚咽聲在鐵欄外響起,刺骨的寒風在鐵欄間自由穿梭的時候,那股毛骨悚然的感覺就像寒流一般在身體裏到處流竄,我的每一根寒毛,我一條血管,我一個細胞,都在這突如其來的恐懼中戰栗,我害怕的撕心裂肺地失聲痛哭,因爲我仿佛聽到了死神來臨的腳步。這種折磨的感覺隨著時間的推移便愈演愈烈,即使是閉上雙眼,腦海裏所浮現出的也只有一些不祥的畫面。我夜夜輾轉反側,在萬賴俱寂的監獄裏仿佛有無數只泛著綠光的眼睛在黑暗中無時無刻的偷窺著我。我每天提心吊膽,疑神疑鬼,我那圓潤而豐滿的身軀日益消瘦,臉色日益蒼白,在身與心的煎熬下,我失去了以前的無憂無慮,歡天喜地。有些東西倒下了,便再也無法完好如初的站起來了。
當我將要走上行刑台前,聽著屍位素餐、道貌岸然的法官口若懸河、聲情並茂地誇誇其談、搬弄是非的時候,我竟沒有緣由的放聲大笑起來。那笑聲震耳發聩、響遏行雲,嚇得在場的所有人都不約而同、驚慌失措地用詫異的眼光側目著我,連那位德高望重的法官大人也停止了他的裝腔作勢、故弄玄虛,雖然他的表情顯得他氣急敗壞、惱羞成怒,可從他喑啞的聲音中卻不難聽出他心有余悸。看到在場人滑稽的反應,我不禁心花怒放,笑聲便越發的洪亮了,甚至並不遜于那位法官講話的聲音,反而更勝一籌。
我終于把心中不吐不快的積郁在衆目睽睽、大庭廣衆下明目張膽地發泄出來了!我欣喜若狂,喜極而泣(若是把此事放在今天,恐怕沒有一個人會不爲之所動容),我的瘋癫無與倫比,我的動作眼花缭亂。當然,爲了保證公堂上的秩序,執法人員自然不會任我胡作非爲,可他們也被我嚇到了,他們像是法庭上的石柱般麻木不仁,無動于衷,看著我肆意妄爲,卻又無可奈何。誰說吃苦的人不能哭天搶地,若是世上沒有,那就由我來做這史上第一人。
我義無反顧的走向了行刑台,沒有人催促,也沒有人推搡;有人歡呼(不知是不是對我深惡痛絕的法官大人),卻也沒有人見風使舵,隨波逐流。在過去的如坐針氈的日子裏,每一天都像是嘗遍了一個人一生要經曆的苦難似的,讓我苦不堪言、肝腸寸斷,然而現在,我將要把我的滿腔熱血,抛灑向天空、大地與觀看的人群,想到這裏,心中又不免有了些安慰與歡喜。“我即將死去,帶著我的尊嚴與榮耀,像一個爲國捐軀的勇士一樣無憾並驕傲地死去。”當我從在陽光下熠熠生輝的基督像旁經過時,心中難免有些纏綿悱恻,便慷慨陳詞起自己最後的遺言,“作爲一個出生並成長在神的庇護下的國度裏的子民,我是幸運的,從我認識到這一點起,我便真摯且不遺余力地去珍惜、去回報這來之不易的生活。我心甘情願地被他人差遣,對所有的人都坦誠相待,我相信上帝是無所不能、至高無上、不可侵犯、亵渎的,我自欺欺人地以爲每個人都像我一樣熱枕、衷心。然而我錯了,就像我現在無法沾沾自喜的大聲說出自己的名字那樣,我也無法正視這個表面光鮮亮麗、欣欣向榮的,有著神的庇護的國度裏,到底暗藏著怎樣慘絕人寰、觸目驚心的景象。發發自己的良心吧,不要讓它沉淪下去!一個國家是由千萬的人民構建的,那麽我們爲什麽要死心塌地、執迷不悟地對權勢者們唯命是從,用我們的熱血與夢想去做他們貪婪的欲望的墊腳石?難不成我們已經失去了辨別是非的能力,難不成我們爲了生命,讓嘴巴取締了心,說出了些爲了苟且偷生而口是心非的話語?一個繁榮昌盛的國家,它的人民必然不會默爾而息;一個趨近滅亡的國家,它的人民才會讓怨聲載道化作毀滅的溫床。偉大的人必將茕茕孑立,不但不被這個時代的人所接受,還要忍耐那些愚不可及的嘲諷和揶揄,但也正是如此,孤獨的人才能永葆自己的青春活力並且擁有一顆純潔無垢,悲天憫人的心和一個澄淨無暇、飽滿充實的靈魂。在苦難中成長,在挫折中堅強,不論是一個人,一個國家還是一個民族,都要在坎坷崎岖的道路上行走,才會恍然大悟的明白到:無論有著怎樣的理由和借口,我們都是在同一片藍天下出生和成長。于是,我雖然很憎恨且同情你們這些膽小如鼠,令人嗤之以鼻的家夥,也很討厭另一些過著紙醉金迷,草菅人命的家夥,但我並不後悔走上這條道路,即使是被我最深愛的國家與兄弟推向地獄,我也殷切的期盼著所有的人可以洗心革面,改過自新,我是這樣深深的愛著這片土地與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人民,我願用永利充值平台的炙熱的生命和鮮血,來換來國家與人民的生生不息。”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