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t id="wubdxr"></dt><i id="wubdxr"></i>
      1. <em id="zk2rod"></em>
                1. <tr id="dp5xmi"></tr><b id="dp5xmi"></b><table id="dp5xmi"></table>
                  <fieldset id="dp5xmi"></fieldset><ul id="dp5xmi"></ul><table id="dp5xmi"></table><ins id="dp5xmi"></ins><tfoot id="dp5xmi"></tfoot>

                  湖北腦癱兒死亡案諾臣律師助當事人調解成功獲補償

                  發表時間:2020-02-11
                  案情簡介:鄢小文是湖北省黃岡市紅安縣華河鎮鄢家村人,現年49歲,曾在武漢一家中學食堂當廚師,17歲的大兒子鄢成患有腦癱,生活完全不能自理,需要家人專門照料。妻子在小兒子鄢宏偉滿1歲時發現其明顯異常而崩潰自殺。自那時起,兩個孩子失去了母親,鄢小文開始獨自扛起照顧家庭的重擔。小兒子後來被確診自閉症,鄢小文辭職帶孩子到武漢進行康複治療,多年來,一直飄在武漢,生活艱難,靠殘疾補償金和低保金過日子。

                  2020年1月17日,鄢小文帶著兩個兒子從武漢漢口回老家紅安縣華家河鎮鄢家村過年,1月24日(農曆大年三十),鄢小文因疑似感染“新冠病毒”與小兒子鄢宏偉一起被紅安縣衛生院隔離治療。在隔離期間,鄢小文擔心沒人照顧獨自在家的大兒子鄢成,多次向親友、村委、衛生院求助照料鄢成,地方殘聯、政府了解情況後也迅速介入。但隨後的6天,鄢成的身體狀況不斷轉差,于1月29日上午12時30分在轉入紅安縣華家河鎮衛生院隔離後不久去世。

                  1月29日,“大米和小米”公衆號發布《家人疑似新冠肺炎被隔離,湖北17歲腦癱兒獨自在家6天死亡》文章,次日該事件被《北京青年報》、《環球時報》等多家媒體采訪報道或轉載,一度曾登上當日微博熱搜第一位。

                   1
                  隨後,廣東諾臣律師事務所介入該案的調解程序。
                  2020年1月31日,紅安縣縣委常委會決定免去華家河鎮黨委書記和華家河鎮鎮長的職務。
                   
                  2
                  在廣東諾臣律師事務所雷建威律師、劉珒律師的(遠程)指導和代理下,經過紅安縣醫療糾紛人民調解委員會的調解,死者鄢成的父親鄢小文最終選擇接受了有關方面的補償方案,隨後補償款也迅速落實到位。
                  鄢小文表示,在兒子鄢成離世九天裏,非常感謝一直陪伴著自己參與本次調解的諾臣律師雷建威、劉珒,還有“大米和小米”公衆號的媒體朋友、蝸牛家園(武漢心智障礙群體公益組織)的負責人朱文沁。在自己最無助、最彷徨的時候,他們對自己伸出了援手。
                  目前,鄢小文的病情已經趨于穩定,小兒子也得到了相關部門的醫療護理與照料。當地疫情被逐步控制之後,父子二人將開始迎接新的生活。
                  以下是兩位參與該案的諾臣律師接受“大米和小米”公衆號采訪時分享的心得感受:
                  鄢成以慘痛的生命之殇,凸顯了巨大的社會價值

                  3

                                                                                                                                                                  文|雷建威
                                                                                                                                                     廣東省殘疾人聯合會副主席
                                                                                                                                                 廣東省智力殘疾人及親友協會會長
                                                                                                                                                     廣東諾臣律師事務所創始人
                                                                                                                                                  “鄢成案”鄢小文的調解顧問
                   
                  頗感欣慰鄢爸接受了我們協助調解的結果。
                  這是一個特殊的時期,疫情緊張,每一個有良知的人都在爲受災人群揪心。我自己是十多年的志願者,汶川和玉樹地震時都去過一線赈災,故這次也不願袖手旁觀,特別希望能做點有價值的事。
                  鄢成一家代表了一個特殊群體——殘疾人及其家屬,我在廣東省智力殘疾人及親友協會擔當工作,一直與智障人士及其家人打交道,深深感受他們的種種不易。我與鄢小文同爲心智障礙人士家長,就是同路人,危難之時相互攙扶,自是義不容辭。
                  而且他們一家的故事讓我動容,鄢小文的大兒子腦癱,小兒子自閉,太太無法面對而選擇輕生……鄢小文十多年來舔犢情深,盡己所能照顧兩個孩子,真的是個“中國好爸爸”,他家有難,尤其必須幫。 
                  最後,鄢成的死的確冤!咱們心智障礙領域那麽多厲害的人物組了一個支援團在背後鼎力支持,地方殘聯也給予了諸多的協助,終究未能阻擋悲劇的發生……這當中有關方面必然存在著開脫不了的重大責任,法律的專業背景提醒我,必須要爲鄢成之死討要公道! 
                  應該說,我們律師團隊參與後,看到有關方面還是勇于面對過錯、承擔責任,從事後紅安縣委常委會很快對相關幹部問責免職可見一斑,調解工作尚算順利,雙方擺出方案,很快就達成一致,補償金也是及時處理完畢。 
                  鄢成事件帶動社會很多的思考,讓全國各地殘聯進一步在疫情防控工作中,加強了對被確診、被隔離殘疾人及其家屬的看護照顧問題的關注和重視;也直接促進北京市曉更助殘基金會,啓動了由全國數以百計的家長組織共同參與構建的特殊需要困難家庭緊急救助機制。 
                  鄢成以慘痛的生命之殇,凸顯了巨大的社會價值。 
                  調解後鄢成已入土爲安,希望鄢小文盡快走出陰霾,盡快康複痊愈出院,祝弟弟宏偉健康快樂成長!
                  鄢成在天有靈,請安息吧!
                  監護人不在時,誰能夠承擔照料殘疾人的責任
                   

                  4

                                                                                                                                                                   文|劉珒
                                                                                                                                                       廣東諾臣律師事務所律師
                                                                                                                                                  “鄢成案”鄢小文的調解代理人
                   
                  我是土生土長的湖北人,能夠參與到本次糾紛解決的進程中,幫助鄢成爸爸與相關責任方調解並取得效果,我覺得自己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
                  我參與本案時,17歲的鄢成已經去世了。力之所及的是通過法律援助和民事救濟的方式爲鄢成爸爸拿到合法合理的賠償。但不管怎麽努力,鄢成離世的事實都無法改變。
                  我想:這是個案嗎?這是意外嗎?
                  不是。在鄢成爸爸被隔離時,由于鄢成生活不能自理,此時,照料鄢成生活的“監護人”是缺位的。
                  好像各方都在爲照料鄢成付出努力,但結果告訴我們,各方的努力都不夠。
                  那麽,“監護人”不在的時候誰能夠承擔照料殘疾人的責任呢?這方面的主體缺位,機制缺失是造成悲劇的根本原因。解決這個問題,需要全社會的努力。
                  而本案最讓人痛心的是“是不爲也,非不能也!”我們明明有妥善照料鄢成的能力,卻因爲防護物資不足,醫護人員害怕感染不願照料鄢成。
                  從1月22日到1月29日,整整7天沒有解決照料鄢成的問題。一再的拖延錯過了救治的良機,爲什麽?因爲這個群體缺乏關愛、缺乏機制保障、缺乏呼救渠道。
                  鄢成的離去爲所有殘障群體打開了一扇權利救濟的窗口,引來社會的聚焦,人民的關注。我相信,今天的權利救濟只是一個開始,讓我們更多的關注殘疾人群體,讓這個世界更有溫度。
                  雷建威律師作爲廣東諾臣律師事務所的創始人,自2002年創所以來,一直倡導全所員工積極參加社會公益活動。鄢成爸爸能夠信任我們,委托我們提供法律服務,是我們的榮幸。
                  作爲法律人,我們倡導社會的公平正義,希望通過個案代理實現制度設計者埋藏在法律條文中的正義。每個諾臣人都願意爲殘障群體伸出援手,以我們的專業服務幫助他們維護合法權利。
                  撰   稿 | 劉   珒

                  排   版 | 劉蔚賢

                  審   定 | 雷建威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42